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资讯 > 正文

原油交易提醒:OPEC+可能在6月延长减产,三大利多助力油价反弹

作者:海投排行发布时间:2024-05-06分类:最新资讯浏览:19评论:0


导读:海投排行(https://www.mingcuan.com/)报道:周一...

海投排行(https://www.mingcuan.com/)报道:

周一(5月6日)亚洲时段,国际油价震荡反弹,守住了100日均线关键支撑,因市场预计OPEC+可能在6月延长减产、加沙停火希望渺茫,而且沙特上调6月对亚洲、西北欧和地中海地区的原油官方售价。油价上周五收低,并创下三个月来最大单周跌幅,投资者权衡疲软的美国就业数据和美联储可能的降息时机。

7月布伦特原油期货上周五结算价下跌0.71美元,或0.85%,报每桶82.96美元。美国原油6月期货上周五下跌0.84美元,或1.06%,报每桶78.11美元。

美联储本上周三决定维持利率不变。投资者担心,借贷成本长期保持较高水平将抑制美国这个世界主要石油消费国的经济增长,并进而减少石油需求。

上周,布伦特油价下跌超过7%,美国原油下跌6.8%。

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4月就业增长放缓幅度超过预期,年薪增幅降温,促使交易员提高了对美联储将在9月进行今年首次降息的押注。

“经济有些放缓,”Matador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Tim Snyder说。“(数据)为美联储今年至少降息一次铺路。”

贝克休斯上周五在其备受关注的报告中称,美国能源公司本周连续第二周削减了石油和天然气钻机数量,总钻机数创下自2022年1月以来的新低。

此外,OPEC+下一次会议将于6月1日召开。来自OPEC+的三位消息人士称,如果石油需求没有增加,该集团可能将自愿减产延长至6月以后。

分析师称,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OPEC+成员国部长们在6月1日评估产量问题时,可能会决定再维持三个月的石油产量不变。OPEC+是指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其产油盟国。

之前普遍预期的年初石油供应收紧和库存枯竭迄今未能变为现实。OPEC+官员如果原本希望趁油价上涨和市场趋紧的机会增产,那他们很可能要希望落空了。

原油库存、期货价格和跨月价差都与一年前的水平相似,因此大幅增产的可能性不大。

尽管如此,OPEC+仍有可能决定需要部分取消去年的减产措施,以避免因为美国、加拿大、巴西和圭亚那进一步增产而丧失更多市场份额。但以目前市场条件来看,如果不全面改变战略,同意增产并接受更低价格,那么即便增产也可能只是象征性的。

关注价差变化

5月迄今为止,近月布伦特原油期货的平均价格为每桶84美元,扣除通胀因素后与本世纪初以来的均价完全一致。与一年前OPEC+正打算减产以提振价格时相比,油价仅上涨6美元/桶或7%。

到目前为止,布伦特六个月跨月价差在5月平均为逆价差3.54美元(为2000年以来所有月份第86百分位数),2023年同期为逆价差1.81美元(第60百分位数)。

逆价差增大意味着交易员认为市场比2023年更紧张,库存在2024年余下时间耗尽的可能性增大。但最近几周逆价差已由4月均值4.86美元(第95百分位数)不断缩小。

尽管中东地区紧张局势加剧,导致战争风险溢价暂时上升,但对石油供应并无实质影响,现在溢价已基本消退。

外交努力遏制了伊朗和以色列之间的冲突,对波斯湾的石油生产或油轮运输均无影响。为避免来自也门胡塞武装的无人机和导弹袭击,油轮运输已从红海和亚丁湾改道好望角。

关注美国石油库存

美国的商业原油库存几乎与去年同期持平,接近之前10年的季节性平均水平。4月26日商业原油库存为4.61亿桶,去年同期为4.60亿桶。

原油库存仅比之前10年的季节性平均水平低500万桶(或低1%)。

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库存被持续大幅动用会导致市场供应不足。

美国大部分原油库存都存放在墨西哥湾沿岸炼油厂和油库,这也是与全球海运市场结合最紧密的地区。

4月26日,墨西哥湾库存为2.62亿桶,仅比去年同期高出600万桶,比10年季节性平均水平高出1,500万桶(或高6%)。

美国并不能完全代表全球市场,但考虑到当地供需缺口会造成石油供应的流动,因此可以将其作为反映全球供需平衡的一个良好指标。

美国原油库存、全球期货价格以及跨期价差在一定程度上走软,都表明市场相当接近平衡。

金融投资者似乎也这么认为,价格上行与下行可能性大致相当。

4月23日,对冲基金和其他基金经理持有相当于4.53亿桶的主要石油期货和期权合约(处于2013年以来所有单周数字的第46百分位数)。

与2023年同期的3.88亿桶(第29百分位数)相比,持仓有所增加,但基本仍为中性。

无论是基金经理还是实货交易员,都没有暗示沙特及其OPEC+盟国需要在第三季增产。

关注产量政策变化

OPEC部长和高阶官员强调,该组织采取积极主动和前瞻性的政策。

碰到要避免过剩库存增加和稳定价格的情况,这确实是他们的做法。但如果要增产,OPEC通常会等到库存下降、价格大幅上涨时才会出手。

这种情况下,库存和价格接近长期平均水平,便意味着成员国部长们很可能沿用过去的做法,决定维持产量不变。

在过去10年中,OPEC+减产支撑了油价,并支持该组织以外其它地区(尤其是西半球)的产量持续增长。

OPEC+一些成员国对市场份额的丧失表示担忧,极力主张增产。迄今为止,沙特阿拉伯一直主导着OPEC+的减产,以牺牲产量为代价希望能削减库存并提振价格。

这一战略的长期可持续性令人存疑,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迹象表明他们将进行根本性反思。

如果部长们最终认为市场份额的丢失已经太多了,他们可能会以预测需求增强以及未来库存下降为理由,宣布提高产量。

这将意味着其战略发生重大变化,但目前尚无迹象证明这一点。如果OPEC+仍然宣布增产,那幅度可能很小,而且只是象征性的。

加沙停战希望渺茫,哈马斯官员离开开罗,但将于周二返回

哈马斯周日重申要求以结束战争换取人质获释,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断然拒绝了这一要求,加沙停火的前景似乎渺茫。

双方相互指责对方造成了僵局,哈马斯代表团表示将于周日晚离开开罗停战谈判地点,与其领导层进行磋商。不过两名埃及安全部门消息人士称,哈马斯官员计划于周二返回开罗。

巴勒斯坦官员说,在第二天与埃及和卡塔尔调停人的会谈中,哈马斯谈判代表坚持他们的立场,即任何停战协议都必须结束战争。

以色列官员没有前往开罗参加间接谈判,但内塔尼亚胡在周日重申了以色列开战近七个月以来的目标:永久解除哈马斯的武装并将其解散,否则其将危及以色列未来的安全。他称以色列愿意暂停在加沙的战斗,以确保仍被哈马斯扣押的人质获释,据信这些人质有130多名。

“虽然以色列表现出了意愿,但哈马斯仍然坚持其极端立场,首先是要求我们从加沙地带撤出所有部队,结束战争,让哈马斯掌权,”内塔尼亚胡表示。“以色列不能接受这一要求。”

一位了解会谈情况的官员告诉路透记者,“在开罗进行的最新一轮斡旋几近崩溃。

哈马斯武装组织周日声称对袭击进入加沙的凯雷姆沙格姆过境点事件负责,以色列称这次袭击造成三名以军士兵死亡。

沙特上调6月对亚洲、西北欧和地中海地区的原油官方售价

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周日的一份声明显示,沙特阿拉伯提高了6月销往亚洲、西北欧和地中海地区的原油官方售价(OSP),这表明预期今年夏季的需求将十分强劲。

沙特将其6月销往亚洲的旗舰产品阿拉伯轻质原油价格提高到每桶比阿曼/迪拜平均价格高2.90美元,为1月以来最高。

沙特还将6月销往西北欧和地中海地区的阿拉伯轻质原油价格分别提高到每桶较洲际交易所(ICE)布兰特原油价格高2.10美元和2美元,而销往美国的价格保持不变,仍为每桶较阿格斯含硫油价格指数(ASCI)高4.75美元。

沙特大多数品级原油在亚洲的涨价幅度都在调查中交易商预期区间的高端。

一些交易商质疑亚洲炼厂消化沙特原油成本上升的能力,因为4月亚洲炼油利润率比3月每桶下降了近2美元。

北京时间10:00,美原油现报78.38美元/桶。

标签:所有期货期货APP首页精选油气


欢迎 发表评论:

最新资讯排行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Copyright © 2017-2022 海投排行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